卢塞恩制表车间

手工工艺的独特魅力

在数码时代,机械表看似落伍,但其实它更彰显了人们对手工工艺的推崇和对其价值的认同。正如瑞宝艺术家系列这样的小批量生产更是把巧夺天工的制表技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瑞宝制表车间就设在瑞士名城卢塞恩的瑞宝总部,这些嘀嗒作响的珍品都是按照百年传承的制作工艺精心完成的。每一块瑞宝表要经历近六十多道缜密精细的加工工序才能第一次嘀嗒作响。

从艺术家收藏品计时器在卢塞恩制表车间开始加工到完工,仅使用今天的制表工匠的曾祖父才了解的传统方法和加工工具。没有一块表与另一块表是完全雷同的。

今天视为真正珍品的历史设备还包括 1924 年古老的圆形纽索纹雕刻机,该机器出自瑞士的 La-Chaux-des-Fonds。除了装备之外制表车间岗位的人员配备也是一个挑战,因为目前还能够从事这些传统手艺的工匠同所需设备一样稀少。

纽索纹机雕工艺

高贵的手工艺

纽索纹雕刻是指在金属上雕上相互交错的几何造型和图案。这种要求极高的技术基于有艺术造型的手工艺品,这种工艺品保留了 16 至 18 世纪欧洲的高贵品质。独出心裁的钟表匠据此研制了仅用肌肉弹力操作的高尖端纽索纹雕刻机,用以加工表盘和表壳。

这种复杂的目前只有少数人掌握的方法蕴含巧妙的形体语言和独特的设计多样化。在表壳、表盘、机芯和自动盘上雕刻新颖但属传统的纽索纹时,手工工匠使用从 Chronoswiss 制表车间也能看到的手动的圆形纽索纹雕刻机。

纽索纹雕刻工匠使表盘绕着刻刀运动,刻刀在表盘上由外朝内刻出大约十分之一毫米深的图案。每根线条只有两个十分之一毫米粗,由此形成金银丝饰。专业人员能用古老的传统方法发现手工加工的微小差异。采用自动化的浮雕加工工艺能够意味着加工表盘的纹理非常均匀。

这种表面处理对表的造型也是一种精美的装饰,但对于艺术收藏品来说 Chronoswiss 还未停息:雕刻的独特波纹图案通过闪光的瓷釉取得特殊的深度和三维效果。

 

 

 

 

涂釉 使得玻璃新颖而华丽

在烤釉过程中粉化的玻璃在高温下熔化于金属上,通过添加金属氧化物还能显现色彩。在古埃及,人们就已懂得将这种古老的手工艺用于表面处理。自从发明了怀表 以来,瓷釉就被用于表盘,但不久就被非常简便而高效的喷漆工艺所取代,其原因是真正的上釉表盘含有玻璃成分,易损坏。毫无疑问,今天涂釉表盘被视为珍品。

由于取得美观的彩色效果要在一个专用的釉炉里完成七道烤釉工序,工艺相当费时。每个釉层厚度不足十分之一毫米。 涂釉粉前先要对其冲洗几次,便于产生清晰透明的色彩。涂釉工需要冲洗 12 次,直到所有浑浊被清除。然后涂釉工在粉末里拌入水,并将其小心地涂到表盘上。但还要注意,上釉时不能产生凹凸现象。这种严格的工艺造成的废品率很高,而 且每次损失都无法挽回。对于高档艺术收藏品的造型而言,上釉的表盘必须通过严格的检验–

烧好所有釉层并对表盘抛光后,将其再次夹入纽索纹雕刻机里。这方面体现着真正的高超技艺,因为这时将宝玑细斜条刻入高灵敏的瓷釉中:这一特殊的表线条就最终完成了。闪耀的色彩和美观性以及真正瓷釉无比的高贵光泽是对费时加工的补偿。

镂空处理 制表高等学校

机芯镂空技术在 18 世纪发展成为专业制表领域,这一领域先被逐渐忘却,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重新进入繁荣时代。这时钟表机件被巧妙地减少到主要部分,“镂空机芯”。

专业制表工匠先用针标识设计骨架的轮廓。接着钻出细孔后制表工匠再用锯子去除多余的材料。然后将边角磨成 45 度角,并在表面进行手工雕刻、刻出纽索纹。高超的手工加工具有加工角度精确、重叠部分配合好的特点:为了能够取得非常清楚的透视效果,重叠部分应尽量一致。

历史上艺术家收藏品的手动上链机件源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在镂空处理后进行精心的装饰:制表工匠使用金匠锯、锉刀专心致志地工作,此外同线路板那样通过雕刻纽索纹对表桥进行发蓝处理。

水晶玻璃表底盖代表着所有传统的 Chronoswiss 表,机芯的高贵装饰显得格外诱人–很难说出前后面没有经过精心考虑。仅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从哪一面看人们都会赞叹艺术家收藏品的造型–人们看到的总是令人惊叹的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