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塞恩制表车间

手工工艺的独特魅力

在数码时代,机械表看似落伍,但其实它更彰显了人们对手工工艺的推崇和对其价值的认同。正如瑞宝艺术家系列这样的小批量生产更是把巧夺天工的制表技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瑞宝制表车间就设在瑞士名城卢塞恩的瑞宝总部,这些嘀嗒作响的珍品都是按照百年传承的制作工艺精心完成的。每一块瑞宝表要经历近六十多道缜密精细的加工工序才能第一次嘀嗒作响。

从艺术家收藏品计时器在卢塞恩制表车间开始加工到完工,仅使用今天的制表工匠的曾祖父才了解的传统方法和加工工具。没有一块表与另一块表是完全雷同的。
今天视为真正珍品的历史设备还包括 1924 年古老的圆形纽索纹雕刻机,该机器出自瑞士的 La-Chaux-des-Fonds。除了装备之外制表车间岗位的人员配备也是一个挑战,因为目前还能够从事这些传统手艺的工匠同所需设备一样稀少。

更多信息

玑镂刻花工艺

高贵不凡的手工技艺

玑镂雕刻是指在金属上雕琢层叠交错的几何造型和图案。这种要求极高的工艺在16 至 18 世纪时,只运用在欧洲皇室和贵族们的手工艺品上。独出心裁的钟表匠据此研制了仅凭手劲力度才能操作的高精确玑镂刻花机,来装饰表盘和表壳。

这种复杂的濒于失传的工艺可谓在毫厘上见功夫,细腻的纹路变化万千,极大丰富了设计创意。瑞宝表盘工作室内应用的曲线玑镂刻花机,需要制表师用稳稳的手臂操纵,在表壳、表盘甚或是机芯上刻画出古典脱俗的精美图案。

玑镂雕刻师手持表盘绕着刻刀刀头移动,刻刀在表盘上由外朝内刻出大约十分之一毫米深的图案。每根线条只有两十分之一毫米粗,组成丝状波纹装饰。相较之工业自动化浮雕加工出来的均匀纹路,用这种传统方法制作的花纹偶会出现细微的不均匀,因为操作时全凭玑镂师傅的手感,这也正是纯手工工艺的魅力。

腕表上运用玑镂刻花已经是非常精致讲究的装饰,但对瑞宝的艺术家系列腕表来说,这还远远不够:该系列腕表在刻花图案上增添了通透的珐琅涂层,使花纹更具层次感和立体感。

 

 

 

 

珐琅烤釉 流光溢彩

在珐琅制作过程中,粉化的玻璃在高温下熔化于金属上,通过添加金属氧化物还能获得不同颜色。早在古埃及,人们就已知道运用这种古老的手工工艺来做装饰。自从发明怀表以来,珐琅常用来美化表盘,但不久它就被非常简便而高效的喷漆工艺所取代,因为材质中玻璃成分使得真正的珐琅表盘比较脆弱。毫无疑问,今天带珐琅的腕表被视为珍品。

珐琅烧制是极其费时,需要在一个专用的釉炉里经过七道烤釉工序才能达到完美的色彩效果。每个釉层厚度不足十分之一毫米。 涂釉粉前先要对其多次冲洗,才能产生清晰透明的色彩。涂釉师傅需要洗涤 12 次,直到所有浑浊被清除殆尽。然后才能在粉末里拌入水,小心翼翼地涂到表盘上,这时更需要全神贯注,否则烤出的珐琅会凹凸不平。如此高要求的精细工艺导致很高的废品率,任何失误都无法补救。

对于稀有的艺术家系列各款腕表的珐琅表盘来说,他们仍需经受一次严峻的考验:经过七次煅烧和抛光后,表盘还要再次进行玑镂刻花处理。 这才是手工艺的最高境界:在如此脆薄敏感的珐琅上雕刻宝玑纹,此时整个加工工序才大功告成。剔透的颜色,璀璨的光芒,纯正的珐琅表盘是对付出的诸多辛苦最好的回报。<span id="1407743501455S" style="display: none;"> </span>

镂空处理 制表最高境界

腕表机芯镂空技术在 18 世纪时独立发展为一个专业制表技术领域,但不久就淡出人们的视线,直到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才又重新得以蓬勃发展。钟表机件被艺术地精减到核心部分:“镂空骨架”。

首先专业技师先用针标识设计骨架的轮廓。钻出细孔后再用锯子去除多余的材料。接着是将边角磨成 45 度倒角,并在骨架表面进行手工雕刻、玑镂。高超的技艺不仅表现在毫厘精准的圆润边角,也体现于各层面和谐地布局:骨架的各层次最大限度的叠加,来更好地展现腕表的“内芯”世界。

艺术家系列的手动上链机芯源于七十年代,在镂空处理后又进行了精心的装饰:金匠锯、锉刀都在此一显身手,此外板桥上也添加了玑镂刻花,并把所有螺丝进行点蓝处理。

和其它瑞宝正装腕表一样,艺术家系列表壳底壳也配有的蓝宝石镜片,让各种华美的装饰精彩亮相 — 真的很难说,到底是正面还是背面更惊艳。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不论从哪一面欣赏瑞宝艺术家系列,我们都会看到一件令人惊叹的完美手工艺术品。